《念奴娇赤壁怀古》读后感850字

2019-04-17推荐访问:读后感

  "大江东去,浪淘尽、千古风流人物。故垒西边,人道是、三国周郎赤壁。乱石穿空,惊涛拍案,卷起千堆雪。江山如画,一时多少豪杰。

  遥想公瑾当年,小乔出嫁了,雄姿英发。羽扇纶巾,谈笑间、樯橹灰飞烟灭。故国神游,多情应笑我,早生华发。人生如梦,一樽还酹江月。"

  品读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,我醉了——

  "大江东去",滔滔巨浪千淘万漱,是否淘到苏轼了呢?面江而立,他的耳畔唯有水声。回想"乌台诗案"的苦楚,皇帝谪贬的敕令,还有那洛阳亲友的依恋;东坡心,碎不能掇。他只得唱"千古风流人物",只能吟"三国周郎赤壁"。

  眼前是公瑾爱恋的长江,脚下是周郎鏖战的赤壁。"遥想公瑾当年",这江水不也似"千堆雪"么?

  草船借箭的智谋,火烧赤壁的勇猛,还有周乔爱情的佳话;周郎确是"风流",确是"豪杰"。傲立于舰舟之上,冲阵于万军之锋,闻江上之涛声,赏冥空之月色;面对的是曹操精兵强骑,铭记的是小乔嘱言寄语,心系的更是孙吴的成败盛衰。

  东坡何不想风流儒雅,何不想握国之大计、驱外之强敌。然而,北宋的朝廷容不下他,神宗的时代容不下他;呵,浑浊的世道也容不下他!

  想那东坡,不禁驾一叶之扁舟,驶向那巍峨的崖壁。此时的他,也是傲然于舟,也是闻江上之涛声啊;但他的心呢,却已成碎片——一片羡慕,一片怀念,一片愁闷,一片感慨。他的心,是昏君、是小人,砸碎的啊!

  他的手摸到了"赤壁",他的心也回到了赤壁。恍惚飘然间,他也似处周郎故垒。

  哦,那是公瑾么?那多情的人儿在笑我么?

  峨冠博带,丹目柳眉;谈笑间,指点江山,"樯橹灰飞烟灭"。公瑾不愧是"美周郎"啊。蓦然,我却已生白发,衣衫风尘,神色颓靡;更怨恨,被昏君谪贬。人多情,岁月无情,浑世更无情。

  身在乱世,谁堪风流;时势造英雄。江仍是长江,壁仍是赤壁,人却不再风流;人生真是一场梦,匆匆来、匆匆去,谁又知人生几何?倒不如临江上之清风,取山间之明月,将万千愁怨托于悲风!

  且洒一杯烈酒——让这江月,醉在如画的江山中;让这东坡,醉在似梦的人生里。也让我,醉在东坡赤壁。

作文投稿